昕梓

沉迷甜品的尸系文手

甜甜的有种自己都变甜的错觉

希望有一天能够写出帅气而又温柔的文字

最美不过情深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最后感谢关注并喜欢我的你 (ˊ˘ˋ*)♡

对不起 我给四趴丢脸了

虽然丑了点但真的努力了 真的 orz

p2原图 描都能描成这个样子 我已经不能想象临摹会是什么惨状了 (。﹏。*)

【发出想学上色的声音.jpg】

【四趴异界之旅】器灵pa碎碎念记梗

看到一个视屏后带入后感觉好有既视感啊

总觉得在忍鱼和云总没被捞回来之前我和鱼总两个暴力输出会很暴躁的样子

比如

喽啰:【挑衅.jpg】

御魚:【四趴粗口】 拔刀

昕梓:鱼总冷静冷静点啊 阻拦

喽啰:【挑衅*2.jpg】

喽啰:【挑衅*3.jpg】

喽啰:【挑衅*3合成全体挑衅.jpg】

昕梓:( ・_・)

昕梓:(╬◣皿◢)

昕梓:【四趴粗口】 抽书

御魚:冷静大姐头冷静点 阻拦


再比如

小怪:【嘲讽.jpg】

昕梓:抽书 不为所动

御魚:观望

小怪:【嘲讽*2.jpg】

御魚:大姐头加油!

小怪:【嘲讽*3.jpg】

御魚:拔刀

小怪:【嘲讽*3合成全体嘲讽.jpg】

御魚:放着别动让我来

以上

记一下梗 因为觉得真的很有可能 这样 嗯

【四趴异界之旅】大概是一个老套的故事

“云总,陪我去北边的山洞摘点蘑菇?”御魚戳着云总塞满百奇而鼓鼓的脸颊“再顺便再去打点野味。”

浅云不高兴的拍掉御魚乱动的手指,往嘴里塞下最后一点饼干,起身拍拍身上的饼干屑去扒拉旁边的零食盒子。

盒子是冬年送的,里面装满了忍忍召唤的饼干,昕梓买来的糕点,还有一些大家自己做的小点心。

这些都是浅云的,但是意外的,平时满满的盒子今天意外的空了。

“所以魚总你不去找大姐头吗,打猎的话还是大姐头比较适合吧。”

“但是大姐头和忍忍都不知道哪去了,到处找不到人啊。”

听着鱼总的念叨,浅云想起今早,确实只看到了魚总一个人,那就一起吧。

想着,突然浅云耳朵一抖,“事后请你恰冰!”

“成交!”

*

“走了吗?”

“走了!快快快,别浪费魚总给我们争取的时间。”

角落里人头涌动,相互推桑着挤出小小的隔间。

冬年分发着各色的彩带和小卡片,咕咕和昕梓踩着凳子在忍忍的指导下接过装饰客厅,昔莜围起围裙进了厨房。

还有最重要的!

忍忍看着她的脚下的一堆奶茶发愁,最重要的召唤啊,虽然平时奶茶挺好的,但是现在……忍忍有些发愁的看着眼前的奶茶。

召唤,果然是个很玄学的东西……

嗯,玄学……

忍忍突然眼睛一亮,她想到,要用玄学对抗玄学!

“大姐头,过来帮我画个召唤阵!”

*

很不对劲,浅云坐在御魚的头顶发着淡淡的光。

这个山洞很偏,很暗,很远,是她们没有来过的地方。

重点是这里并没有蘑菇!

浅云看着御魚转移话题带着她到处溜达,云总觉得有问题,还是很大的问题。

但那有如何,浅云相信御魚,看在冰的份上。

*

“怎么样,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自信的。”

昔莜轻轻拍开忍忍偷吃的手,“别偷吃。”

昕梓吸了吸鼻子,“香!不愧是柚子。我和咕咕都装饰好了。”

忍忍含着东西声音有些模糊“都准备好了,蛋糕也有了,不愧是大姐头,被动欧皇nb!”

冬年做好最后的摆盘,“正好是饭点,那就通知她们回来吧。”

*

那么,这是最后的准备。

*

浅云是被御魚推进门的,毕竟这反常的态度更让她确信了阴谋论,但意外的,进门后并没有掉落水桶面粉之类的恶作剧,有的只是轻飘飘的炸满她一身的彩色礼花。

“生日快乐!”

—end—

ps:云总生日快乐!虽然是一个迟到的生贺 _(:з」∠)_

pss:十分老套的生贺故事 嗯 真·生贺

psss:要快乐嗷云总

【四趴异界之旅】大概是一个器灵pa

大漠之上,狂风带着厚重的黄沙遮蔽了视线,只能瞧见那绚丽的魔法特效和偶尔闪过的刀光。

‘这样不行。’维尔拄着长刀喘息,对面的实力不差,这样下去,不是对方先用尽魔力,就是自己先耗尽体力,不管如何,都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该上底牌了。

“御鱼,拜托了。”

他的手轻抚刀身,随后松手任由刀刃掉落。

刀鞘上的暗纹开始显现发光,有一只纤细的,明显属于女孩子的手伸出并接过刀刃,“小菜一碟!”

她轻轻挽了一个刀花后便冲见风沙中。

器灵,向来是最熟悉武器的存在。

漫天的风沙并未影响她的行动,她的身体微微左倾,顺势右转躲过右侧和上放的火球后足下用力,再次向前逼近。

浓烟中却突然射出几只冰棱封锁住她的去路,

伴随着冰棱而来的还有地上那一路铺来的冰刺。

御魚抬手挥刀,利落的打碎了几枚冰棱后将刀横于身前档格,借着冰棱打击刀刃时冲击的力量向后退去躲过地面的冰刺,随后就地一滚向右闪去,一枚冰锥擦着她的脸扎在地面,而之前站立的地方早已扎满冰棱。

戈壁本应是炽热的,但御魚周身的温度却寸寸下降。

寒气将烟尘搅的有些稀薄,前方有人影踩着冰路缓步而来,御魚趴在地面没有动,只是绷紧了肌肉,握紧手中的刀。

在人影即将接近的时候,御魚撑死身体向前飞跃,举刀平刺,一击必杀。

刀刃传来的并非想象中血肉的触感——是冰盾。

但距离足够了,近身的法师无力自保!

御魚用力振碎了冰盾,反手转刃横劈,却是在看清来人后瞳孔放大,刀在她的颈边停下,而她的眼前停着一个冰锥。

“御魚/昕梓?”

御魚转手收回刀刃,昕梓手中的冰锥蒸发。

她们看着对方武器上那若隐若现的血色暗纹,了然间擦身而过。

她们收到的命令是击杀死敌,器灵可不算在列,何况……

御魚随手甩去刀刃的鲜血收刀回鞘,感受到限制灵魂的枷锁消失,看一眼又变回银色的暗纹。

何况器灵无法伤害自己的主人。

御魚笑着抬手接过远处飞来的徽章,“大姐头你也醒了啊。”

“嗯,水刃,猜也是你,回去交任务吧。”昕梓从贝芬贺身上摸出他的佣兵徽章,“话说起来,魚你有其他人的消息吗?”

“没有唉。”御魚想了想,“忍忍完全没有任何消息,不过光明总殿里那个被封印的传说很厉害的神器好像是云总来着。”

“总之安心吧,慢慢找总能找到的!我不是就这么遇到大姐头了吗。”

……

*

光明总殿

宝库内,一个少女坐在祭坛上抛玩着宝石,随手将宝石扔但身旁的匕首上。

就像是石头落去水中,激起一阵涟漪后,宝石消失在匕首的光晕里,随后少女也渐渐消失不见。

“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

同年,某佣兵团在魔兽森林中发现了远古战场的遗迹……

—tbc—

ps:同人番外 注意是同人番外

pss:四趴未解之谜之为什么正篇没出却有这么多番外系列

psss: @御魚 你懂的 (╹◡╹人)

pssss:最后 谢谢喜欢并看到最后的你 (っ╹◡╹)ノ❀

【蝶空】大概是一个意识流的故事


夜幕彻底降临了,本就清冷的月光被云层遮掩了大半,视线有些模糊,但玛尔塔还是看到了。


美艳女鬼自她身后出现,手臂挡在她的身前时,雪白的肌肤化为青白,如黑曜石般的眼眸被血色浸染,娇媚的面容此刻青面獠牙。

美艳女鬼化为般若,温婉不再,只留下冰冷的杀戮。


犹如灰姑娘午夜的魔法,她的美智子,她的红蝶,她的爱人,随着钟声离去,她伸出手却却无法挽留。


没关系。


没关系的。


犹如之前在婚礼的宣誓,她一步步走向般若,张开双手。


折扇的刀片透过胸口,鲜血染红了嫁衣,也染红了相拥的两人。


*


—那么,你们愿意以后谨遵结婚誓词,无论贫穷还是富裕、疾病或健康、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


—我愿意。


*


我愿意。


—end—


ps:刀 好难 orz


【碎碎念】大概是在天台的故事

楼梯爬的真累,昕梓扶着把手缓了一口气,走进了天台。

御魚趴在栏杆上,右手指尖夹着一根烟。

“来了?”

“来了。”

“24楼的风景,不错吧。”她看着底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深吸一口,“很适合跳楼。”

昕梓走过去拍拍了御魚的肩膀,靠着她坐下,“是啊,很不错,挤挤,我们一起。”

两人羡慕的看着楼下陈来陈往。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转头只看到忍忍一把拍开天台的门,手里提着一大堆刚打开的袋子兴奋到:“你们看!我抽中了什么?!”

“喂!干什么呢!”袋子里的陈sir抱着头冲忍忍喊着。

“哦。”

忍忍不解的看着布满灰色阴影的两只:“你们不知道吗,官爸送了十连,能出陈的那种。”

“是啊,能出陈,我知道的。”鱼总顺手拿起旁边的背包晃了晃,袋子里传出几声模糊的龙门粗口。

“鱼总恭……”

“恭喜什么啊。”鱼总暴躁的指着袋子的拉链,“看清楚了!”

干员背包的拉链那里清晰的刻着刀客特的名字——Dr.浅云。

浅云:谢了。

御魚的眼角有些湿润,忍鱼拍拍了御魚的肩膀,这种时候,语言总是苍白的。

这时候她们看到旁边的昕梓默默的拉上官爸送的拉链。

“结果怎么样?”

“我曾告诉自己,要坚强。”说着,她爬到了栏杆的外面,“24楼的风景真好,真的很好。”

这时候一只鸽子飞到了这里,嘴里叼着一个包裹,它把包裹放到御魚的身上,咕咕了两声就蹲在一旁梳理自己的羽毛。

一旁的昕梓还在来回拉着她的包裹,新的,旧的,白光闪耀。

御魚磕了一块源石振奋了一下精神,拉开了咕咕送的包。

爆炸金!

御魚一鼓作气拉开拉链。

“陈sir!我出陈sir了!!快看,我也有陈sir了!!!”

“恭喜啊鱼总!”“恭喜啊!”四面八方传来了贺喜的声音。

御魚抱着陈sir转了一圈后又抱起旁边的鸽子疯狂尖叫“咕咕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咕咕,咕咕咕!QAQ”

昕梓接过被御魚蹂躏的鸽子真诚的道喜,和兴奋的抱着陈sir的御魚一起下楼。

昕梓看着她们带着自己的陈sir远去,自己则走进了另一座大楼。

“就剩我们了啊。”昕梓顺着鸽子的毛站在天台上,“果然还是30楼的风景比较好,跳下去的话一定可以直接见到陈sir的,你说是不是,咕咕。”

“咕。”

—end—

ps:咕咕翻译【你TM,为什么 QAQ】

【四趴异界之旅】大概是忍鱼的帅气出场 大概

那大概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一场靠着忍忍,把事故变成故事的故事。

不过那可能是忍忍最靠谱也是最不靠谱的一次出场。

几年前,对于刚刚到来,并不熟悉异界规则的我们来说,或许佣兵是最适合的职业。

毫无疑问,我们为了生活开始在佣兵大厅中接受各种任务。你知道的,佣兵任务参差不齐,收益永远和风险挂钩。而我们在并不了解其中风险的情况下为了生存接受并完成了一些高额赏金的任务,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佣兵团。

或许是过于顺利的任务让我们有些分不清自己的实力,我们放弃了小心翼翼的筛选,选择了那送葬了许多佣兵团的悬赏任务——屠杀魔物『m』。

我们早该想想到的,如此高额悬赏金下的魔物,不,或许该称之为怪物,我们低估了他了智慧和杀伤力。是的,他。

一个置换失败的产物,一个失去理智,只留有杀戮冲动的怪物。

他大体还保持着人类的外形,却有着乌黑坚硬的锋利的指爪,眼睛是隐隐散发着猩红的光,皮肤上零散分布着厚厚的白色的角质,关节处则长着尖锐的骨刺。

速度很快,力量很大,防御很高。

那时候御魚流的刀法相较稚嫩,这次几乎是以伤换伤的方式进行牵制,却只能在他的身上留下白色的刀痕;昕梓对魔法的掌控也不够娴熟,魔法落在魔物上只留下少许焦黑的痕迹;浅云托着她的闪光弹守在忍忍身前,成为最后一道防线。

冷汗不停的冒出,滑过脸颊,滴落在庞大的召唤阵上——这是目前忍忍画过的,最复杂的召唤阵。

快点,再快一点!她的动作越来越快,时间不多了。

前方御魚已经重伤,只能跪着,勉强用刀撑住自己的身体,她身上的魔法盾已经破碎,可昕梓已经无力再为她守护,魔力耗尽的法师,只是累赘。在昕梓昏迷前,用最后的魔力包裹住了忍忍。

还剩两个。

云总放出了她的闪光弹,虽然无法伤害,但强光能够刺激眼睛,无差别的赏光,谁也逃不过。

最后一个!

他已经摸上了护盾。

最后一笔,召唤阵已经画好。

拜托了!拜托了!!拜托了!!!

召唤阵开始发光,这是阵法开始运行的标志。

光芒越来越大,当光散去的时候,她看清了召唤物——一大堆的奶茶。

完了……

这是忍忍面对一地奶茶时,唯一的想法。

试问,有谁能够拒绝奶茶呢?

答:没有人!

哪怕是怪物,他也曾经是个人,他被地面上的奶茶吸引,无视了忍忍,抱起了地上的奶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总所周知,四趴小队的奶茶,尤其是忍忍召唤的奶茶,都是有毒的,大召唤阵出来的奶茶,毒性可想而知。

靠着忍鱼最靠谱也最不靠谱的一次召唤,四趴小队成功的度过了这次危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小剧场

鱼:所以忍你除了奶茶还能召唤些什么有用的吗?

忍:有啊,你看有薯片,山药片,柠檬茶,鱿鱼丝,可乐……

云:忍鱼薯片还有吗?

昕:番茄味的,谢了。

鱼:烤肉味!忍鱼我要烤肉味的!

忍:你看,这不是很有用吗

—end—

ps:忍鱼迟到的生贺 真的迟到了好多

pss:对不起 你的帅气出场被我 我 我 对不起你 QAQ

psss:毒奶茶这个梗真的过不去了 甚至毒性开始强烈 嗯

【四趴小队】大概是一个睡前故事

有一天,浅云端着着奶茶走在到桥上,突然,她不小心手滑了一下让奶茶掉到了水里。

此刻,御魚带着绚丽的特效和强烈节奏的bgm浮出水面 并双手拖着两杯奶茶

鱼:请问 你掉的是这杯加了珍珠的奶茶还是这杯加了椰果的奶茶?

云:都不是 我掉的是一杯忍忍召唤的有毒奶茶。

鱼:你是个诚实的孩子,作为奖励,这两杯奶茶都是你的了。

说着递出了两杯奶茶。

浅云高兴的结果两杯奶茶,看着御魚下沉的身子问了一句:所以我的毒奶茶呢?

却看到刚刚沉下的水的御魚冒了个头说:我捡到就是我的了,不给!

说完水面上便看不到御魚的身影。

但浅云并不着急,她开始在心里倒数。

20、19、18、……

在倒计时快结束的时候,浅云发现水面沸腾,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水下挣扎。

当倒计时正式结束的时候,她看到了慢慢浮出水面且毫无意识的御魚,并拿走了她手边被打开的奶茶。

云:都说了是毒奶茶了还喝,真笨。

说着并吸了一口奶茶。

黄昏,当忍忍出来找浅云的时候发现,河边正趴着两具失去意识的身体和一杯加了特效高亮奶茶。

她无视了两具身体,拿起奶茶,缓缓的喝了一口。

忍:不好,这个奶茶,有毒……

河岸边又多了一个缓缓倒下的身影。

……

夕阳西下,今日的黄昏可真美啊。

—end—

ps:我觉得毒奶茶这个梗是过不去了

pss:我爱摸鱼 摸鱼使我快乐 尤其是晕倒的两条鱼 (烧水)

psss:感谢喜欢并看到最后的你 (っ╹◡╹)ノ❀

【物色柚子茶】大概是两个小姐姐的故事


1.

昔莜家住进了一个魔族,而且还是一个很帅气的小姐姐。

昔莜第一次这么早的躺在床上,她楞楞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没有华丽的魔法阵,没有中二的契约台词,也没有蛊惑人心的低语,只是在突然出现在房间中。

“哦?你就是昔莜,虽然不是银发的帅哥,但是金发的小姐姐还是可以接受的。”

果然,魔族什么的,是假的吧!


2.

雾沼看着昔莜,这是她的目标。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每个魔族成年的时候都有一次考核,蛊惑一个人类出卖灵魂。

雾沼曾经以为这是个简单的任务,金钱、名利、美人,人的欲望无非是这些,但当她询问昔莜想要什么的时候,昔莜的回答是“愿望啊,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自此,两人展开了任务拉锯战。


3.

昔莜和雾沼坐在客厅,两人死死的盯着放在茶几中央的一小块提拉米苏。

“我还没有吃过午饭,这块蛋糕正好归我!”

率先出手的是雾沼。

“我记得你们魔族是不需要进食的,所以这块蛋糕是我的!”

昔莜一手拍开雾沼,另一只手趁机伸向盘子。

“但糖分是生存的必须品!没有糖即使恶魔也是会死的!”

雾沼按住了盘子。

“厨房的白糖归你了,去吧雾沼。”

昔莜的手开始用力。

两人对视着,目光来往间仿佛有火花闪烁。

不知是谁先轻笑了一声,而后两人对着对方笑的开怀。

“一人一半吧!”

“嗯,一人一半。”


4.

“我们魔族是不需要进食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第二天难得早起的昔莜在厨房看到了饿到尝试下厨的雾沼,以及一个乱糟糟的厨房。

“厨房……”

“你来了?帮我看看这个怎么弄,有点难啊。”雾沼也发现了厨房门口的昔莜。

“厨房收拾起来可是很麻烦的啊!”

这是雾沼第一次进厨房,也是最后一次。


5.

说实话,雾沼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随意的女生。

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头发乱糟糟随意往头上一抹,半大的黑眼圈,以及熬夜来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痘痘。

这是女孩子嘛?!

女孩子不说青春靓丽,至少要好好的打理自己好吗。

于是当天,昔莜被雾沼拖着逛了商场,打理头发,定制闹钟和作息表。

用皮筋扎好最后一撮头发,雾沼轻轻的拍了一下昔莜的头。

“好了,这下顺眼多了准备早饭吧。”

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中的昔莜,雾沼难得的有一种神奇的骄傲感。

这是我打扮出来的小姐姐。

“果然,比起银发,金发也是很好看的。”


6.

对于当初的昔莜来说,雾沼的到来对于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日子还是这么过的。

但是久违的,昔莜整理房间的时候发现,或许雾沼带来的影响很大。

厨房多出了一箱啤酒,洗漱间多了一人份的用品,快要被塞满鞋架和衣柜,客厅茶几上摆着两人一起拍的大头贴,又或者是手边成对的马克杯,不知不觉间,房子里多了很多东西。

“柚子!我买了巧克力要不要!”

还多了一个魔族。

“要!”

真好。


7.

距离雾沼消失已经一个月,就像突然出现一样,又这样突然消失。

昔莜摊在沙发上,笔在手下无意识的乱涂,等回过神的时候发现笔下尽是乱糟糟的线条——或许她只是有些事吧。

昔莜清空了屏幕重新开始下笔。

她不知道去哪里能找到雾沼,她能做的,只有在家中,等对方回来的时候,用最好的状态说一声“欢迎回家”。


8.

“你就是雾沼念了好久的那个昔莜?”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害她考试失败还能让她念这么久。”

“你可以叫我顾总,我来带你去见她最后一面。”

“什么意思?考核失败的魔族,没有生存的资格,懂了吗,人类。”

“她要死了。”


9.

昔莜又一次看到了雾沼,看着她躺在床上上,气息微弱,两人中间隔着一道栏杆。

“考核失败意味着失去力量,她快死了。”

昔莜只是伸出手去企图触碰对方,回忆起她们的初见。

‘愿望啊,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要是有雾沼陪着就更好了,所以我许愿雾沼能陪着我。”

“——期限是一辈子。”


契约成立


10.

“所以说我才离开多久你怎么又邋遢成这样!”

雾沼嘴上抱怨,手下却熟练的扎好一条麻花辫。

“这不是有你嘛,早餐煎蛋要吗。”

“当然!”

……

—end—


ps:给柚子和雾沼的同人 虽然ooc的有点大 但是本人都说可以了那就留了 嗯


我队游戏的现状

看看!看看!!!她们就这么对待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还特怂的苟皇

人性呢 道德呢 这么对待一个胆怯的机皇真的好吗 我没了谁修机?!谁修机?!!

尖叫怎么了 恐怖游戏尖叫怎么了 恐怖游戏尖叫才正常好吗 (大声喵喵.jpg)

然后 以上 只是吐槽

以及 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能遛的错觉 我明明秒倒

只有尖叫和秒倒 莫得遛五台的 !我不会遛的!!!

所以 如果有屠屠遇到我们可以放推演一天生路吗 平局就好  (╹◡╹人)

最后大召唤术 (云总你还是爱我的对吧 小声逼逼)   @o忍忍o  @御魚  @浅色的云